详细内容 当前位置:主页 > 产品中心 > 碧螺春 >
我第一次喝铁观音是在北迁之后时间:2019-05-29   编辑:admin

  铁观音是窗外山水,悠远深邃。金黄青绿,明澈透亮,有种安稳的富态,一点也不铁石心肠,十足观音之美。

  睡觉与喝茶,无处不可。无处不可睡觉,无处不可喝茶。即使在屋檐的草丛中睡觉也是舒服的,不敢说是清欢,最起码也是清福。有一年去雷州半岛,大晚上,一时找不到旅馆,我在菜市场里水果摊的大案板上睡了一夜,现在想起来,还觉得有味。喝茶亦是如此,在露天喝,茅屋中喝,田头地尾喝,禅房喝,小室喝,客厅喝,甚至床上喝,人见了也觉得风雅。

  前几天,有朋友说要寄我两盒茶,一盒铁观音,一盒毛尖。本来不想要,她说好茶只送有缘人。我觉得自己向来与美酒无分,与好茶有缘,也就不再推辞了。

  好久没有喝过铁观音,在此之前,我常喝的是翠兰。翠兰是盆栽小景,婉约清淡,铁观音是窗外山水,悠远深邃。我故意将它们放在一起喝,让其婆媳一家,婆婆是铁观音,翠兰是小媳妇。第一道茶,婆婆冷眼旁观,小媳妇低眉顺眼;第二道茶,婆婆终于显示出手段来,但小媳妇也隐隐有个性;第三道茶,婆婆过婆婆的日子,媳妇有媳妇的生活,双方和谐了。

  铁观音是乌龙茶的一种,介于绿茶红茶之间,属于半发酵类青茶,我很喜欢它的茶色,金黄青绿,明澈透亮,有种安稳的富态,一点也不铁石心肠,十足观音之美。

  我第一次喝铁观音是在北迁之后,也不知道是习惯在作祟,还是口味的因由,喝了半天也没喝出好来。看见泡开后的茶叶片粗且大,黑且长,心里居然有些轻视。闹笑话了。

  后来在不同场合又喝过几次铁观音,说是日久生情也行,说是见异思迁亦罢,总之,慢慢喜欢上了铁观音。

  我真是搞不明白,这茶怎么以观音为名。这是我的惊奇。就像我刚来郑州,北方人也觉得胡竹峰这个名字奇怪。其实胡竹峰在南方是最寻常的名字,我念书时,有个同学也叫竹峰,老师还故意让我们坐一个位子。

  有次我悄悄问一老茶客铁观音的来历,他说有两个说法:现实版,此茶成型后结实乌润,沉重似铁,味香形美,犹如“观音”,被乾隆赐名“铁观音”。还有一传说版,说该茶是观音托梦给一茶农而得到的。

  壶中的铁观音,我已经喝过五泡,当真是铁观音,不像泥菩萨,不怕水泡,入嘴还有余味。喝第六泡的时候,青气消殆净了,只有涩味。茶残了,味道还在。

  关于青气,只有清香型的铁观音才有。我很喜欢那种未熟的青气,像一把利剑,割开茶汤的苦涩。

  铁观音的青气只有三四次,秒速时时彩第一开茶,嘴里能喝出淡淡的青气,青气若有若无,虚无得不可捉摸。第二开茶,青气羽翼丰满,开始蠢蠢欲动,但涩味坚不可摧。第三开茶,青气心灰意冷,只好老实本分。第四开茶,青气淡矣,如处江湖之远的贬臣。第五开茶喝在嘴里,有白头宫女说旧事之感。

  很意外,一壶茶喝出惆怅。尽管铁观音七泡有余香,但我最多泡六次,留着一次,是未尽之谊。像我读《三国》,读到“陨大星汉丞相归天”一回就抛书不顾;像我读《水浒》,读到“梁山泊英雄排座次”一回就歇搁;像我读《红楼梦》,读到抄检大观园就放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