详细内容 当前位置:主页 > 公司新闻 >
而茶商又得把这两种茶的样品拿回家时间:2018-09-28   编辑:admin

  早晨经过江滨路,远远便见到,一排三四人高的椰子树,像国庆阅兵似的笔直伫立着。

  福州是一座不怎么具有沿海特色的城市,唯有这一条路的椰子树,方才显得,有了海的风味。

  之前,关于白茶干茶的颜色的问题,村姑陈写过两篇,感兴趣的朋友可以点击传送门阅读:(原来,是它们把白茶的颜色变成了花花绿绿!)

  然而,今天的这个问题,与之前的问题,有一部分相似,却有大部分不同,光用之前的文章,解释不了。

  既然工序简单,那么在这两个简单的工序中,就十分地需要讲究技艺的娴熟、精湛、以及制茶师的责任心了。

  日光萎凋,就是利用阳光晒干白茶。这个晒制过程极为繁复,何时晒何时收极为讲究,都有严格的时间要求,不是像外行人士想象的那样,有太阳的时候放到院子里晒上一整天就行。

  一天当中,阳光的猛烈程度和温度都是不一样的,早晚温度低日照弱,正午温度高日照强,如果一直把茶晒在外面不管不顾,只需一小会儿,正午的阳光就会把娇嫩的茶叶叶片晒到灼伤,连抢救也抢救不回来。

  所以,日光萎凋,是最麻烦最不令人省心的一种制茶方式,大多数人,都嫌弃这种方式——既费时费力费人工,产量还很低,从成本的角度来说,极不划算。

  室内加温萎凋,就是在房间里,用长长的萎凋槽,把茶青摊进去,底下吹着有温度的风,让茶青失水、萎凋变干。

  如果室内萎凋,能像日晒茶一样薄摊薄晾,那也是可行的,茶的口感一样鲜爽,茶氨酸一样大量保存下来。

  但是,许多人为了追求高产量,追究求速度,喜欢厚厚地摊一槽茶,底下风吹大一点,风的温度调高一点,把茶快速吹干吹透。

  然而这种厚摊的方式,类似于普洱里的渥堆,会让茶叶在潮热的环境里憋闷着,提早氧化,发酵,叶片生出红色的斑块,茶梗细部变红。

  这样的高产量,是以牺牲茶的品质来换取的。当然,这样的方式产量大,成本低,价格便宜,许多只看价格的买茶的人,喝到的便是这样的茶了。

  另外,当一泡茶泡完之后,我们细察叶底,也会发现,工艺的好与坏,在茶叶的身上,会留下不可磨灭的印象。

  具体到叶底的颜色,日光萎凋的春白茶,叶底是黄绿色的,以黄为主,绿为辅。远远看去,就是一杯失去了叶绿素的植物芽叶的颜色。

  室内萎凋的白茶叶底,如果薄摊薄晾,照样是鲜活的,是素净的,是没有斑点的。

  这种叶底,色深,偏黑绿,且,叶片没光泽。最重要的是,叶片上有砖红色的斑块,斑点。渥堆严重的,连茶梗都是砖红色的。

  想问卖家,这是什么季节的寿眉,一般只能得到春寿眉或者秋寿眉这样粗泛的回答。

  并不是这位茶农不想告诉你,实在是他自己也不知道——条形相同的原料拼在一堆里,他自己也分不清具体哪个节气的。

  比如,白露节前后的秋寿眉,与秋分节的,与寒露节的,很多人就图省事,拼在一堆。

  比如,一户茶农家里,今年白露茶产量有五千斤,秋分茶产量有一千斤,寒露茶产量只有五百斤。

  那么他在卖茶的时候,如果不拼到一堆里卖,就会出现一个现象,茶商喝了这三种茶后,若喜欢了秋分,拿走了货,不久全卖光了,此时这名茶商想再补进秋分,茶农却拿不出秋分茶了,只有推荐白露和霜降给茶商,而茶商又得把这两种茶的样品拿回家,给客人试喝,试过才决定买不买,这样一来二去,岂不是很麻烦?

  另外,如果这位客人就认准了秋分茶的口感,白露和寒露寄给他喝过,没选中,那这位客人就有可能跑了,跑到别家去买秋分了。这就失去了持续销售的可能,失去了一位大客户。

  所以,为了有量,为了能实现持续性销售,没有实力的茶农们,都把秋季产的寿眉,择条形相近的,或者择口感相近的,拼起来,拼成两堆或者三堆。

  (注:可别小看这散茶压的饼,压了饼之后,破壁了,转化一段时间,口感里的不足就弥补起来了。借助氧分子这双整容师的手,让原本有点小瑕疵的茶,变得品质更好了。)

  如果前文所述的几种秋寿眉,在没有拼堆的情况下,若有人把白露当寒露,或者把秋分当寒露,该如何区分呢?

  当然,最直接的判断还是要从口感里来定。不过,写口感,可能大家会觉得很抽象,还是看叶底的颜色简单一些。

  如果是立秋茶,它的叶底,颜色是黄中带绿的,黄多绿少,还有点褐,叶片略宽大。这些都拜当时气温高之故,不是工艺缺陷。

  如果是白露茶,它的叶底,颜色是较黄绿的,偶有砖红色,芽头要略大一点,叶片的白毫要长一点,叶片要小一点。

  如果是霜降茶,它的叶片更小,叶片更厚,颜色更绿,砖红色和褐色更少,梗更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