详细内容 当前位置:主页 > 中华茶文化 >
也希望通过琴馆这个平台时间:2019-04-15   编辑:admin

  暮春的午后,在新天地公园一树一树的花开下,一湖碧水边的青青草地上,一位少年环抱古琴,轻轻抚动,柳絮飘渺,琴韵悠扬。他叫何磊,23岁,礼嘉人。

  由于从小身体素质不强,在2014年高中毕业填报志愿的关口,何磊突然出现了昏厥、冒虚汗等症状。考虑到可能是学业压力过重,父母带他四处寻医问诊后,决定送当时18岁的何磊去武当山静养。

  在武当山,何磊遇到了他的古琴启蒙老师卢丁。“我还记得第一次听到这种空灵高古韵律的震撼。老师当时弹的是《神人畅》,那种古朴粗犷的音调、铿锵的节奏是如此淳朴和自然,像是有种无形的力量,瞬间将我吸引。”于是,何磊拜卢丁为师。

  卢丁并不看好何磊,认为这个少年坚持不过3个月。然而,何磊坚持了下来。春节回家,他仍坚持每天弹琴五六个小时,师徒再见时,他已能娴熟地弹奏许多经典曲目了。感动之余,卢丁开始教他斫琴技术。

  做出一张完整的古琴,需要三年时间,磨刀、刨木、做木胎、上漆每个步骤都需要耐心。“加之古琴的震动原理特殊,外面需要用大漆和鹿角霜或玉石粉做一层灰胎,用来抑制木板震动,才可使古琴的声音有悠长的韵味。”何磊说。

  三年出徒,再三年出师。此后,何磊跟随师父前往洛阳,接受更系统的古琴文化熏陶。“每日里,师伯教我弹琴,师父教我斫琴。日子过得休闲惬意,体质也改善了很多。”何磊说。

  在洛阳待了一年多后,何磊告别师父一家回到家乡,一边弹琴,一边继续未完成的学业,“没有读大学总会觉得遗憾,我现在正通过成人自考来完成南京艺术学院的学业。”

  何磊的日常,与同龄人迥异。家中二楼的阳光房改建成了他的专属工作室,清晨备器、择水、洗茶、冲泡、封壶、分壶先煮上一壶清茶,再开始一早上的练琴。下午,何磊通常会斫琴,练练书法,每个周末还会去金坛学形意拳。

  古时,士无故不撤琴瑟,君子必左琴右书。在综艺节目“国风美少年”掀起的国风热潮下,古琴也有回暖之势。“找我学琴的朋友越来越多,但真正能坚持下去的不多。希望大家不是一时兴起追赶潮流,而是真正热爱传统文化。”何磊说。

  23岁的少年,将日子过成了诗。“国风对我来说,就是一个全新的开始。像是打开了一扇崭新的大门,门后有一座寂静的山丘,越过山丘,又是一条孤独的大路。”何磊告诉记者,完成大学学业后,他打算开一家古琴馆,“在琴馆聚雅集,邀三五志同道合的好友,或品茗赏月,或闻香挥毫;也希望通过琴馆这个平台,让更多年轻人喜欢上传统文化。”